小柯萌以前的号

即将消逝的夕阳,随着天空颜色的加重,绽放出一天里最后的美丽。微黄的光笼罩着静默的城市,轻轻渗入皮肤,有种轻微的灼热感,似乎为夜幕降临提前给予了满满的暖意。伴着被拉长的剪影,我微笑着收起白天的放肆。

我的生活大多数是孤单的,经常一个人去逛书店,一个人去看电影,一个人坐在咖啡厅里喝下午茶。或许这样没有时间局限,也能够充分体会生活存在的小细节。八月金桂开,回家的时候停下脚步细嗅空气轻轻传来的花的韵味;雨侵墙角长苔绿的檐下,触碰岁月斑驳过的痕迹,倾听细微声音的陈年往事;行走在形形色色的人群里,看着不同的人上演百态的戏剧,回味着城市的变化。想想有时候孤单不是一件坏事,自己对生活的感受与内心有了更多交流。安安静静地,远离喧嚣传来的伤感。

当记忆承上漫漫岁月的灰尘,当墙面在渗透落寞的自白,我才会体会遗憾,却永远没有足够的痛苦;快乐,却永远没有足够的幸福。怀念过去会在成长的每个孤独的夜里温暖发光。而明天在继续,所谓遥不可及的未来,我在慢慢接近。

叙说的幸福 字眼无法消融冬日积雪
墙面在变斑驳 心事与心痛交替练习 流血
隐没暗恋的背影 青春里的岁月 褪去自私的自虐
情绪 则如灯火光影 抹不去交错复杂的纠葛 难以察觉
故事的情节在弯曲 散场电影却是最后的归属

遗失的金鱼情

无押韵的歌词
心麻木了吗 离开没告诉
定格的美好程度 是深或是浅
我只知年少碎忆还有你的温柔
失去晨曦 凉却了早餐
金鱼慢游着 你会想起吗

如果我颓废滋生 你会心疼吗
悄悄被消磨的东西叫遗失
丢去你欢 丢去我悲
还有鱼缸的双影
带上面具强装笑我做不到
轻敲鱼缸轻脆声音怎么感动
我没有送给你一尾
你为什么游走剩我 独苦闷
享受天蓝广袤 独自在

檐下的滴落 雨水味咸苦
你在梦里像个小孩
风铃般的笑声
你都走了我忍不住还想你
丢去你欢 丢去我悲
爱在边缘已消失
带上面具强装笑我做不到
轻敲鱼缸轻脆声音怎么感动
我没有送给你一尾
你为什么游走剩我 ...

随笔

落不尽暮霭漫漫下的雪
锁不住绣迹斑斑的轶事
垂钓江边小景 思绪飘飞
寒泣蝉影 折煞梦中梦的莺啄红溜
说好的等待 却是一场虚无
你的容颜 模糊了下一秒的柳荡绿皱
我笑望冬过滤的春
梅逝余香 泛出新叶花开
折扇并肩游  该归何处

随笔

胡茄弄弦 拨起杨柳碧波的涟漪
檐边苔藓厥绿 深深浅浅入春日韵味
推开木蚀铜绣 暗香盈满袖
消失泛黄欢笑残影 落尽陈年痕迹
聆听古刹晚钟响
我紧握着你遗留的翡翠
剔透看似禅定如湖
余温里却含有青璁岁月的美好
曾寄去的双鲤无音讯
青丝染白已成茧
念逢一场烟花烫已无解

随笔

紧绷的画面感 构成城市里的忙
青春鲜明了嫩绿 慢慢被消亡
泯灭薄如蝉翼的阳光
带不走 灰烬热不起工作台的凉
一个人独白 溶进无尽的夜色浓浆
死于寂寞是内心的空虚

随笔

爱在边境被剪断 旋即落下 回忆的斑斓
地中海风格咖啡厅 橱窗明亮又落寞
我坐在藤椅上 喝着咖啡白雾里你的笑颜
深蓝浅蓝 你就像一条锦鲤
不自由地游过我的心底
趴在桌上 时间刻下水纹的细微声音
我听了很久 悄悄写入人生里的某段

永恒


〔一〕
春风的歌喉 细雨打鼓点 葬了眉下一地白沙鲜
燕翔扑海 浪的放肆 拨弄音乱的心弦
带一束百合祭一位故人 逝去的遗憾 折叠一封思念的书笺
纸香浸染黑 褪色 地下白蝶照人眠
丈量不起晚风后蚕茧拉长线
问 永恒怎么沉淀
〔二〕
浮莲池底 锦鲤一尾泅游内心的暗
几缕黑丝 遮掩素颜 我偷望凋落雪里白衣人携你与鹤归西岸
旧蜂念一段悔 易碎的杯温不住水热 散去烟中叹
你的无瑕 我所记住的美 酿了很久的酒酣
断雁长歌 搁去断肠字字 我在坟前吻传播给你...

© 萍生。 | Powered by LOFTER